主页 > 电脑通讯 >4岁男童疑遭虐待‧男童母亲及司机喊冤‧他皮肤病满脚伤‧我们没 >

4岁男童疑遭虐待‧男童母亲及司机喊冤‧他皮肤病满脚伤‧我们没

2020-06-05 | 浏览: 1283
4岁男童疑遭虐待‧男童母亲及司机喊冤‧他皮肤病满脚伤‧我们没(槟城‧北海9日讯)“我们不是男女朋友,也没有虐待孩子,不问青红皂白就去报警的邻居,害我们无辜坐牢,还丢了工作。”被指虐待4岁男童的陈姓司机与男童母亲坐了4天牢后向媒体喊冤,声称大山脚一所专科医生已证实男童是过动儿,男童不但好动过头,喜欢乱爬、乱抛东西、甚至拿粪便来吃,而且天生就有皮肤病,一痒就乱扒,满脚都是伤痕,根本不是被人打。医生证明男童是过动儿不堪受到千夫所指的陈姓司机还当场对天发誓,他们绝对没有虐待男童。“男童母亲还一度要割腕自杀,如果不是想到孩子没人照顾,她恐怕已不在人世。”陈姓司机週四带领媒体到他位于峇眼拉浪亲善园组屋家中,了解男童和母亲一起生活的环境。他强调,3年前,医生曾表示男童险患地中海贫血症,男童母亲日夜以泪洗面,并默默待在家中照顾孩子,然而这些单亲妈妈背后的辛酸又有谁看到?“大山脚一所专科医生也证实男童是过动儿,而且还是最活泼的那种,男童非常调皮,喜欢乱爬,乱抛东西,有几次我就被男童用玩具丢中额头。”“男童母亲当然有骂过男童,但还没打就放声大哭,邻居就错觉以为我们虐打孩子。”他很无奈及悲伤地说,外人尤其邻居在没有搞清楚情况下就向警方举报,令他们背上无辜罪名,承受很大的压力。“就算我们现在澄清也于事无补,伤害已经造成,而且还是会有人认为是我们的错。”此外,提到被指打算卖掉男童一事,陈姓司机反问媒体:“从小我父亲就很滥赌,幸好有母亲的教诲和细心照顾,我认为做人要饮水思源,即使人穷无所谓,也要尽孝,试问天下有心肠的人,会去卖掉亲生儿吗?”司机:好心帮人却被误会陈姓司机声称好心收留这对母子,不但让他们欠租金,有时还掏腰包买东西给男童吃,甚至不介意带男童去看医生,怎知却被指虐待男童,更导致他被老闆解僱。“当初我见他们母子俩无家可归,所以让了一间房给他们,每月租金100令吉,后来发现男童的母亲没有工作,又是单亲妈妈,生活过得很辛苦,看他们这幺凄凉,我不但让他们欠租金,有时还自掏腰包买东西给孩子吃,孩子生病了,我也会带他去看医生。”“我如果不是同情他们,我可以置之不理,结果却被人误会我们有关係。”陈姓司机哭诉,他原本有一份好工作,没想到当初一片好心帮人,如今却搞到失业,形象和名誉都没了,害自己的生活及经济陷入窘境,现在租下的组屋只能住到下个月。“下个月开始,我可能投靠朋友,到峇东色海种菜。”没抽烟哪来烟蒂灼人陈姓司机披露,他和男童母亲根本没抽烟,家里也没有烟蒂,但却有人说他们用烟蒂来灼伤男童。他当场要求记者去找找看,家里有没有半根烟蒂。“我不会怪责媒体,希望报警的人先弄清楚情况才行动,他们这样做不只害我名誉受损,还无辜坐了4天牢,这种滋味不好受。”属过动儿常拿粪便吃22岁少妇被指虐待儿子而遭老闆解僱,她坦言曾打过孩子,但绝对没有虐待孩子。“教孩子是每个父母的责任,我也希望孩子听话懂事,我最多打手掌或用藤鞭打脚,不会丧心病狂到用烟蒂或暴力方式惩罚孩子。”她说,孩子是过动儿,时常讲不听,且个性和一般小孩不同,有时骂他,他也会哭,罚他蹲跪也哭,所以邻居误会她乱打儿子。“孩子有时候会玩一些危险的东西,甚至拿粪便吃,令照顾他的人身心俱疲。他常拍房间的玻璃窗,甚至爬上窗架,他眼睛的伤是自己弄伤,不是我造成。”“我有多疼爱孩子,没有人会知道,我曾把孩子送到托儿所,每月付300令吉,但孩子一直生病,所以我才带回来自己顾。我也有请保姆,一个月要500令吉,但孩子过于好动顽皮,连保姆都顾不下去。”她披露,为了孩子,她甚至做两份工作,一个在拉惹乌达,另一个在柔府,都是做书记。“在未发生事情前,我没打算把孩子送回夫家,还希望在领取薪水后,把儿子送到托儿所。但我没想到,最后连工作也没了,还被人冤枉虐待亲生儿。”“别把孩子带回来”求助家翁被拒陈姓司机声称,男童母亲曾向家翁求助,但对方却用广东话说“你别把孩子带回来,没有人会帮你照顾”。他说,男童母亲过后跟他讲述这件事,还问他应该怎幺办?“如果我有意图和坏心肠,为何不马上叫男童母亲带回去?我和男童母亲非亲非故,根本不需对男童好。”有人出价5千我都不卖儿男童的母亲难过的说,有人说她欲卖掉儿子,这个传言对她造成很大伤害。“如果我为了钱,早就把孩子卖了,曾经有两个人出价4000和5000令吉。”她指出,在照顾过动儿的过程中,她感到很辛苦,每回想起孩子的父亲当初承诺会对肚里的孩子负责任,但过门后,却对他们不理不睬,她就越感伤心和后悔。“我现在不知道如何是好,警方不让我探望孩子,必须等到法庭的判决。”槟州福利局拒回应槟州福利局主任朱基菲透露,基于警方正调查北海4岁男童疑被虐待案,加上医药报告尚未出炉,因此,他不便针对男童生母及男性朋友週四在记者会上齐声减冤的事件作出回应。人在柔佛州出席会议的朱基菲,是通过副主任诺莱昔京代为回答《》的询问时,如是披露。“在现阶段,我不便回应男童生母所发表的言论,因为院方的医药报告还没出炉,而且警方也在调查此案。”‧2011.06.09
上一篇: 下一篇:

推荐: